乱象通报-选取20家公司进行第一次产品抽查-山西临汾新闻

  • 时间:

13吨包裹烧成灰

三大違規主因:條款、費率和報備不合規

典型者,自2018年車險「報行合一」,始終保持高壓監管態勢,並一直延續至今。

1-Insurance Today-

《關於銀行保險機構員工履職迴避工作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

產品報備主要表現為:一是個別產品含涉車責任。有的公眾責任險或駕駛員培訓學校責任附加險違規包含機動車第三者責任。二是個別產品屬性分類不當或險種歸屬不當。如,個別產品錯誤的將意外險、短期健康險等歸類為非個人產品。

2-Insurance Today-

早在2017年4月28日,原保監會就下發了「威震江湖」《關於強化保險監管整治市場亂象的通知》(「40號文」),提出「着力整治產品不當創新、堅決清退問題產品」。

某些險企為了迎合市場,在產品開發上隨意擴大條款責任、模糊調整條件甚至設置無底線費率的做法,一旦備案入市,將不可避免帶來亂象,必須得到有力遏制。

保險費率主要表現為:一是費率浮動,缺乏調整條件。二是費率調整的條件不清晰、不明確。個別產品甚至費率沒有上限和下限。

產品,已成為市場亂象整治的重要內容;而強化產品備案,則是監管整治的重要抓手。

為促進落實,原保監會於2017年6月30日又下發了《關於開展財產保險公司備案產品專項整治工作的通知》,啟動專項整治,並結合各公司自查整改、清理情況,選取工作部署不到位、自查發現問題比例低、整改清理進展緩慢,以及社會反響強烈、引發媒體炒作較多的公司作為檢查對象,開展非現場檢查。

聯想今年以來的險企治理、銷售誤導等亂象治理,這一次從涉及牌照放行、消費者權益保護,到頗多關注的行業罰單制度建設、第三方平台治理與互聯網保險,甚至關鍵員工、普通員工迴避的系列制度,十一后的保險監管動作提速信號不斷釋放。

警示一:任何保險產品的開發,都應嚴格遵循損失補償、近因原則等保險原理,沒有任何領域享受「特權」。

警示二:毫無原則的迎合市場,任意擴大條款責任、隨便的費率調整不規範不可取。

保險條款主要表現為:一是合同約定不嚴謹、不規範。例如,有的意外險、短期健康險,存在投保人或被保險人故意製造事故情形下退還保費的情況。二是短期健康險中暗含長期。譬如,有的短期險條款中出現「自動續保」或「終身限額」等長期概念。

無一不是行業極為關注的領域,如期待已久的牌照問題、敏感的罰單尺度、各色員工迴避制度,及最受關注的互聯網保險領域。種種跡象表明,當前監管脈絡,已經從昔日治標進入制度建設的治本、釋放時代。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今日保。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5-Insurance Today-

上述亂象,若不整治解決,不僅危害市場競爭秩序,保險業高質量發展,甚至會積聚金融系統性風險。

警示三:摒棄僥倖心理,嚴守相關制度,才是正道。

逐輪抽查,逢查必罰的產品監管高壓態勢,洶湧而至。

此輪抽查,給市場發展提出了些許警示,但也為後續產品開發傳達了方向。

7月23日,銀保監會向第二次抽查的20家財險主體下發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責令涉事公司立即停止銷售問題產品,限期整改。同時,對情節嚴重的11家採取禁止申報新備案產品3-6個月的監管措施。

《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關於開展銀行保險機構侵害消費者權益亂象整治工作的通知》

4-Insurance Today-

特別是7月,人保財險吉林分公司被責令處罰停業兩個月的鮮活實例, 極大震撼了財險市場,各級負責人真正領會到監管層從嚴治理車險亂象的決心。

險企應強化產品的全流程管控,健全內部監督審核機制,嚴防「病從其出」。至於政策性和扶貧類保險業務,則要做好保險基本原理和產品開發的宣導,從源頭上避免問題和違規產品的產生。

此前有地方政府大力推動將「因學致貧」和「因學返貧」的保障納入扶貧保險條款的保險責任中,但事實上,這並不符合保險原理,違背了保險產品開發的基本原則。

有通報為證。8月28日,銀保監會辦公廳下發《關於三家銀行保險機構侵害消費者權益情況的通報》,對某財險公司在官網銷售的「尊享e生醫療險2017」等五款產品與備案產品的合同條款事實不符,以及在「滴滴出行」APP司機端銷售「拉活寶」車主保障計劃和乘客端銷售重疾保障計劃時,突破備案保險產品的費率表上下限,收取保費的違規現象進行了通報。

從當前市場來看,這一頂格監管態勢,基本遏制了「報行不一」的車險市場亂象。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 非車險市場則頻頻暴露出,突破報備產品費率底線、隨意擴大保險責任的市場亂象。更有甚者,一些違反保險原理、開發備案管理規定的產品也不斷「橫空出世」。

這亦是保險監管深化的必然:源於現實的混亂

後記在當前「逐一抽查」、「逢查必罰」的監管新時期,保險公司首要的工作應強化產品開發人員對相關法規,尤其是《保險法》、《保險公司保險條款和保險費率管理辦法》、《保險公司保險產品開髮指引》、《保險公司產品費率釐定指引》等的熟知與理解,並自覺運用落實。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抽查的20家財險公司,「全軍覆沒」,無一倖免。與第一次產品抽查相比,此次更細緻,也更具針對性。

此次被抽查20家主體違規問題,主要集中在保險條款、保險費率、產品報備三方面。

《中國銀保監會行政處罰辦法(徵求意見稿)》

三點警示:毫無原則底線的迎合市場不可取

事實上,強化對產品備案監管並非僅限於人身險公司,早在2017年6月,監管部門就啟動了財產保險公司備案產品專項整治工作,並在近期又縱深推進。

這是產品專項治理的延續:產品成重要監管抓手

回溯2017年第一次抽查的20家財險主體中,有19家在備案產品上存在問題。對此,原保監會向其下發監管函,並禁止其中問題嚴重的10家三個月內註冊新產品。此次抽查只有安邦財險倖免于罰。

三度點名數次通報的背後:抽查二十家「全軍覆滅」

3-Insurance Today-

十一長假前,繼1月、5月兩次通報后,銀保監會第三次通報了近期人身險產品監管中發現的四大類11個典型問題,對23家人身險公司通報批評。

《今日保》還獲悉,已有多家保險公司收到了監管對「民生救助附加子女教育返貧」和「子女就學費用補助保險「條款不予備案的通知。

對此,監管將強化產品備案,作為治理非車險市場的重要抓手,也就「見怪不怪」了。

作為兩大監管抓手之一,產品監管已由原來的針對「虛列費用」和「給予投保人額外利益」的市場亂象整治,逐步延伸擴展至備案產品條款、費率監管。

此次則是在第一次產品抽查的基礎上,再次選取20家財險主體抽查,本質上還是 「40號文」落實的延續。

「放開前端,管住後端」的產品備案管理思路,有力的激發了市場潛能,但也使一些保險主體滋生了僥倖心理。隨着監管的不斷加強,摒棄僥倖,嚴守制度規定,強化產品管理,才是正道。

也是在這一年,原保監會在行業備案產品專項整治工作的基礎上,選取20家公司進行第一次產品抽查,建信財險、富德財險、平安財險、人保財險等19家在備案產品上存在問題,後續遭到處罰。

國慶長假后的第一周,五個工作日內銀保監連發四文,隨後北京銀保監局發佈《關於規範銀行與金融科技公司合作類業務及互聯網保險業務的通知》,沸沸嚷嚷的互聯網保險業務和第三方平台監管再度擺上桌面。

《中國銀行(601988,股吧)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行政許可實施程序規定(徵求意見稿)》

今日关键词:国医大师张琪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