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资本金-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资本金比例经过多次调整-时政新闻网

                              • 时间:

                              火箭球星哈登改口

                              23號文固定不允許債務資金來做資本金,但是上述參与座談會人士認為,其實可以將資本金來源要多一些,不要層層穿透管理,對於資本金要求是自由資金,也可以是夾層投資,可以優先於股本金,但是劣後於項目公司的債權。

                              「降低資本金比例,只能讓槓桿更加靈活一些,去槓桿到穩槓桿的抓手。」上述專家對記者表示。

                              據經濟觀察網了解,6月6日參加會議的有國開行、建行、發改委宏觀研究院投資所、清華大學PPP中心、首創、北控、以及地方的投資公司等。

                              更讓政策部門關注的是到底什麼錢可以用來做資本金?

                              發改委官方網站顯示,6月6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召開座談會,聽取有關方面對完善投資項目資本金制度、改進項目資本金管理、更好發揮項目資本金作用的意見建議。有關金融機構、地方平台公司、投資諮詢機構、律師事務所及委屬研究單位參加座談會。

                              一家建築央企的子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原來的項目在23號文出台之前都落實了,之後對新項目推動不多了,主要是政策不穩定,另外對資本金解決是有難度,難度非常大。

                              山西萬方建設工程項目管理諮詢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連國棟告訴記者,從3月份兩會總理提出要降低資本金比例以來, 6月兩辦專項債文件,也提出支持專項債可以用作重大項目的資本金。從以上一系列文件來看,相關政策可加大資本金的桿杠作用,釋放更多的空間,加大基礎設施項目的建設投資力度,對於基礎設施行業來講會是利好。但值得關注的是,在防範金融風險大背景下,通過項目資本金比例的調整,桿杠撬動的作用有多大,也需要進一步關注,一是金融機構是否會跟進支持,項目資本金比例降低,意味着安全墊在減小,更需要地方對項目進行精挑細選,選擇適合的項目;二是財政部進一步要求防控財政、金融風險,那麼降低項目資本金后增加的融資是否也增加了政府的負債,也需要進一步權衡。因此尚需地方政府進一步綜合平衡,綜合籌劃,多策並舉,才能將良策落地,發揮應有的效益。

                              一位參加6月6日座談會的人士就告訴記者,大家對於降低自己本金比例的看法趨向一致,但是更要關注的是怎麼降?現在來看,有兩種選擇,一是直接降低資本金;二是維護現有的項目資本金制度,採取授權方式,給予一個項目資本金降低的可選比例,讓金融機構自己選。

                              另一位參加了6月6日座會的專家告訴記者,資本金的比例應該會調整,但是調低的意義不大,因為不是關鍵問題。但是銀行覺得有作用,銀行的風控根據標準來調整。現在最重要的是沒有找到地方債和發展的平衡, 項目需要錢,怎麼規範的借錢,怎麼能規範還錢,才是最大的矛盾?怎麼不去觸碰地方債管理的紅線?

                              6月24日,國家發展改革委投資司赴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開展專題調研,聽取對完善投資項目資本金制度的意見建議。投資司有關同志表示,實操層面的問題和建議是制訂政策的第一手資料,下一步將認真吸取相關意見建議,作為研究完善項目資本金管理制度的重要參考。

                              2019年兩會,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創新項目融資方式,適當降低基礎設施等項目資本金比例。

                              降低投資項目資本金比例,發改委已經開始推動。

                              投資項目資本金,是指在投資項目總投資中,由投資者認繳的出資額,對投資項目來說是非債務性資金,項目法人不承擔這部分資金的任何利息和債務;投資者可按其出資的比例依法享有所有者權益,也可轉讓其出資,但不得以任何方式抽回。固定資產投資項目資本金比例經過多次調整,2015年調整過一次,是最近的一次調整。

                              2018年6月,財政部下發了《關於規範金融企業對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投融資行為有關問題的通知》(23號文),要求國有金融企業不得提供債務性資金作為地方建設項目、政府投資基金或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資本金。

                              姜衛東一直專註于軌道交通的投資項目,他告訴記者,現在整個行業也是面臨資本金到位的問題,因為要進行穿透管理,不能用債務資金做資本金。

                              大岳諮詢董事總經理姜衛東告訴記者。降低資本金比例,降低社會資本投資的壓力,特別是投資中出資的壓力,現在資本金面臨的難題主要是自有資金的難題,融資反而是後面的問題,對於金融機構來說,增加了金融機構對項目風控的要求,資本金越多,金融機構風險越低,資本金越低,金融機構對風控把握越嚴格。

                              今日关键词:梅汕铁路正式开通